米米柠檬片。

【泰辰】愿我们不负时光。(九)

我回来啦。恢复更新。

只是以后更新可能会很慢,爸爸不愿意让我在家闲着就给我找了个工作,所以我以后每天没那么多时间码字了。

还是谢谢小伙伴们的喜欢和等待,希望泰辰圈越来越生机勃勃。

以下正文。




(14)

玩游戏是大多数人娱乐的方式,但每天以训练为目的玩游戏却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有了具体的训练计划和游戏社老师的指导后,比赛、复盘和制定计划成了每天必须完成的任务,以前凌晨两点还在开黑的7012寝现在晚上十一点就一片寂静了。

 

被寒夜等五个人拉起的陪练队爆锤了一局之后,阿泰和无痕心态都炸了,扔了手机嚷嚷着要休息十分钟就瘫在了训练室的椅子上,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

 

五个男生聊起天来话题的广泛度不亚于一场国际学术研讨会,聊着聊着就谈到了同性恋的话题上。

 

无痕一向对这些社会问题保持着相当乐观的态度,“那么多地方都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了,现在哪还有什么人歧视同性恋啊,老古板。”

 

“拉倒吧,怎么没有啊,前段时间和我爷爷他们聊这个事情,他们就觉得同性恋是心理疾病。歧视的大有人在,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我们社会还没开放到那种程度。”

 

阿泰被左斌的话砸的一阵阵发懵,像是做了一次冰桶挑战被一桶冰直接从头浇到脚,冻得他满心发凉,再不剩一丝热度和希望。

 

迷迷糊糊地回想了一下,阿泰发现自己真的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他只顾着随着自己的满腔勇气往前冲,只顾着想要隐晦地表达自己抑制不住的深情,却下意识地忽略了这种感情的性质并不寻常,这个社会甚至没给它一点生存空间。

 

之前是左斌这个笨蛋没意识到,若是被他知道了…他怕是会恶心我一辈子。阿泰自嘲地笑了一下,一股让人几乎忍不住落泪的苦味打心底里蔓延开来。

 

“泰神!泰神!发什么呆,思春呢?进游戏啊。”

 

阿泰回过神,视线对上左斌之后立马移开,闭了闭眼,点了手机屏幕上的“接受邀请”,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训练。

 

一群大大咧咧的糙汉子或许没发现阿泰今天的一言不发,他们只知道阿泰今天的诸葛亮二技能总是撞墙,打野李元芳一整场下来按错了四次大招,反正就是无论哪个位置都被对面爆锤。

 

他们想不明白,但阿泰自己清楚。

 

毕竟,心态炸了就是毫无疑问的连败。想明白了之后就是狠下心的疏远,和离开。

 

 

(15)

拖米发现,有事没事粘着左斌的阿泰,最近天天神出鬼没。中午起床就和四爷一起出去,不到宿舍锁门前五分钟绝不回来。

 

他觉得,泰神肯定有情况。

 

“泰泰呀,如果,emmm…如果谈恋爱了记得跟哥们说啊,你还得请吃饭呢。”这天晚上拖米终于忍不住自己快要爆炸的八卦之心,开始旁敲侧击。

 

“哇你这个len不讲道理哦,我天天训练哪有时间谈恋爱?倒是你啊米哥,前两天还听西法说有个小姑娘一直追你呢,没想法嘛?”

 

被反将了一军的拖米瞬间恼羞成怒,“你没谈恋爱怎么天天早出晚归啊,肯定是陪女朋友约会去了啊。”

 

阿泰的疾步之嘴刚要打开,转眼就看到刚洗完澡回来的左斌,避无可避只好喊了一声“鬼哥好”。转过身想了想,对着拖米肩膀锤了一下,“你就当是我谈恋爱了呗,回头请你们吃饭。”

 

想让自己死心,谎报恋情或许是个不错的办法,阿泰想。

 

左斌当然不会想到阿泰这句话是冲着自己说的,但他也不傻,他早就看出来阿泰的异常,他知道阿泰十有八九是在躲他。他想了无数种理由,可能是自己对他的小心思被他发现了,可能是自己惹他生气了,甚至连阿泰身患绝症这种狗血的剧情都想出来了。

 

唯一没想到的,是他谈恋爱了。

 

左斌瞬间对以前关于阿泰可能对自己有点意思的想法感到无比难堪和尴尬,尽管这个想法除了他自己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果然都他妈是我自己一厢情愿。左斌把洗澡的盆子往地上一扔就爬上了床,拉上床帘隔绝掉拖米探询的眼神,也隔绝掉天花板上晃得人想流眼泪的灯光。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生有三大错觉,一是手机在震动,二是我能反杀,三是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

 

这种四面都密闭的属于自己的小空间,即使漆黑一片,也能给人无限的安全感。左斌脱力倒在床上,眼睛都懒得眨一下。一直到现在,他才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为什么他会在阿泰抱着他的时候不顾一切的想要回应,为什么一向不喜欢肢体触碰的他会在阿泰的手覆上自己手的时候没有一点抗拒,以及,为什么他在听到阿泰谈恋爱了的时候有一种莫名失恋的感觉。

 

除了喜欢,好像再没有别的理由可以解释。

 

可是最狗血的剧情是,我终于想明白了,他却谈恋爱了。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呢?左斌想,我开始习惯了你在我身边亲密无间的日子,你却突然离开,这些特殊的心意就像是没了味道的口香糖,继续嚼下去很尴尬,可偏偏又不知道怎么收拾。

 

黑暗里左斌最终还是没抑制住负情绪凝结成液体从眼眶里释放出来,终归还是有些委屈的。他以为的那些有特殊含义的拥抱,撒娇和牵手,原来都是假的。就像是他刚刚拿出藏在角落里偷偷蓄满了的深情,却突然发现付错了人。或者说,那人根本就没打算要。

 

 

阿泰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还是没有回头。他不傻,当然感受到了左斌身边明显的低气压。他太了解那个人了,心情不好也从来不说就一个人默默地消化在肚子里。

 

阿泰有点心疼,他不知道他鬼哥怎么了。可他不能问,早就决定好的要保持距离不能这么轻易就崩盘。犯了大忌的感情既然不能被社会接受,那还不如让它早点消失,起码两个人还能做朋友。

 

毕竟,阿泰想,左斌这么好的人呀,应该有一个美好的或者至少是可以平平淡淡度过的未来。他可以和任何人共度一生,偏偏不可能是陈顺吉。


前面两张都是我的废话 正文从第三章开始…被抽风的lof屏蔽两次了……不知道为什么 没有什么敏感词啊毕竟我连个车渣渣都没有啊。可能 水逆就是发个正常的文都会被屏蔽吧。

出去吃了一顿火锅玩了两局狼人杀之后 心情还是不好。大家 暂时再见了。对不起。

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问一下这个我刚刚发的为啥突然变成仅自己可见了?还有系统发的这个消息点不开 到底说的是什么…那个小可爱能解答一下呀 谢谢了。

别放弃。求求你们别放弃。

第一年我错过了。所以我真的还想在明年看到一个完整的创造奇迹的仙阁。

很怕你们其中某个人或者几个人退役了。那样真的会很难过。

2018kpl 希望能等到你们完整的回来。我的仙阁。

【泰辰】愿我们不负时光。(七)

真·小学生文笔

校园+情节慢热+ooc+私设如山+起名废随便起的名

以下正文。



(11)

本来只是很平常的去朋友家吃个饭住几天,愣是被意图不纯的阿泰脑补成了见家长。话痨的他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绞尽脑汁的思索怎么才能给他父母留下一个不错的印象。

 

 

“妈,这是阿泰,小时候一起玩的朋友,大学特别巧在同一个宿舍,好哥们。才不是你说的什么暗恋对象。”

 

暗……暗恋对象!?阿泰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个词,愣了一下之后苦笑,左斌啊,阿姨说的没错,只不过位置换了一下,你是我的暗恋对象啊。

 

阿泰随后扯开了一个标准的泰式笑容,露出深深的酒窝,“阿姨好,这几天给您添麻烦啦。”

 

左妈妈看着这个笑起来乖乖的男生越看越喜欢,长得帅还有礼貌简直是家长心里好孩子的标配,阿泰全都占上了。“阿泰呀,别客气啦,一点也不麻烦。你们多有缘分呐,小时候就是好朋友长大了还是,在学校你可要多多督促斌斌好好学习,互相帮助啊。你们先聊吧,我去做饭了啊。”

 

左斌这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谁督促谁还说不准呢。在心里腹诽了一句,就带着阿泰进了卧室,“阿泰,我们家平时不怎么来人,所以其他的卧室里都堆着好多杂物。反正也没几天,你就跟我住一起呗。”

 

阿泰瞬间愣住了,大脑像是被砸懵了一样做不出任何反应。他万万没有想到来旅游一趟还要经历这种考验。虽然两个人已经在同一个宿舍一起住了半年,虽然两个大老爷们就算睡一张床也就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而已,可是……

 

我他妈目的不纯啊。阿泰想,这几天我大概要失眠了。

 

左斌等了一会没听到阿泰的回应,回头伸手在阿泰眼前挥了挥,“老铁,傻了啊你?”

 

“没…没有啊,你说什么?一起睡?好啊,鬼哥不怕被我吃豆腐嘛?”阿泰又恢复了平时贱兮兮的样子,看不出来任何异常。

 

“谁吃谁豆腐还不一定呢吧老铁。”

 

“哇你这个len,你敢吃我豆腐吗,我就问问你你敢嘛?”阿泰说着把手从左斌背后伸到他腰间抓挠他的痒痒肉。左斌猝不及防一个脱力就直直地倒向了身后的人。

 

阿泰条件反射地一把捞住了向后倾倒的左斌,确保他安然无恙。随后,“我正在和左斌拥抱”这个认知让他感觉一股热血瞬间冲进他的大脑,烫的他全身都僵硬的不能动弹,生怕吓到了怀里的人。他唯一想做的能做的,就是小心翼翼地把持好手上的力气把左斌拥在怀里。

 

阿泰知道,这一次放肆让他对他的喜欢像雨后的春笋一样迫不及待地从黑暗里露出头来,他的秘密恐怕再也藏不住了。

 

果然,左斌立刻挣脱开来,两个人都沉默着不知道说什么。左斌挠了挠头,率先打破了尴尬,“那个……你,你先收拾东西吧,我去下洗手间。”说完逃也似的离开了。但是眼尖的阿泰还是捕捉到了他有些发红的耳垂,对自己刚才的冲动懊恼万分。

 

 

彼时,左斌正站在洗手台前,企图给自己过速的心跳找一个合理的原因。

 

饶是他再迟钝,也终于感觉到了异常。他并不知道阿泰的想法,只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似乎是变了质。

 

他甚至不敢回忆刚才的场景,阿泰的怀抱带来的安全感叫嚣着要他作出同样孤勇的回应,可他没有。他不敢直面自己想要留在他怀里的欲望,也不想思虑这种安全感产生的理由,左斌怂了。

 

还是左妈妈及时的一句“斌斌,阿泰,吃饭啦”把左斌从犹疑中拉了出来。看着镜子里面红到快要爆炸的脸颊,他决定还是做一只鸵鸟,得过且过,只当什么都没发生好了。

 

(12)

一起睡的第一个晚上,意料之中的,阿泰失眠了。

 

意料之外的,左斌也没睡着。

 

阿泰朝着左斌的方向侧躺着,不敢翻身也不敢玩手机就怕把身边的人给吵醒。可是他现在更想换个方向面壁思过,因为看着近在咫尺的睡颜,他要用尽全力才能忍住不一口亲上去。阿泰轻轻地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大概一整夜都睡不着了。

 

左斌僵硬地仰躺在床上,装作已经睡着了的样子均匀地呼吸着,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身边的人看出自己的紧张。操,左斌心里暗骂了一句,跟个大老爷们一起睡觉我他妈到底在紧张什么。

 

一点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了进来,衬的左斌的肤色越发白皙。

 

阿泰的眼神钉在左斌修长的手指上,鬼使神差地把手挪了过去,划过他的指尖,掌心,直到手腕。他不敢明目张胆地拉住他的手,但即使只是碰到手腕,也足以让阿泰心跳加速。

 

阿泰在干嘛,左斌一清二楚。手腕上似有若无的触感让那一片皮肤烧的发烫,但手就像是被禁锢住了一样让他无法挣脱。阿泰手掌心里的温度一如他的怀抱一样让左斌贪恋不已,一来二去的他也就打消了要逃离的想法,乖乖地任由阿泰搭在他的手腕上。

 

两个人各怀心事,互相触碰的手却心照不宣的一动不动。大概是在黑夜里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享受这一刻暧昧,两个人就保持着这个姿势睡了一整夜。

 早上是阿泰先醒了过来,第一反应就是把他那只正行不轨的手抽走,生怕左斌醒了之后觉察到什么。看着身边还在熟睡的人,阿泰甚至觉得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像是在做梦一样。不过一睁开眼就看到喜欢的人睡在身边的满足感倒是真真切切的。

 

阿泰伸了个懒腰,不由得想,以后每天都能这样的话,也不错。

 

如他所愿,之后一个多星期左斌也没提让他搬到别的卧室去住的事情,这让阿泰每天早上醒了都期待下一个晚上的到来,就这么一直睡到了开学。




【泰辰】愿我们不负时光。(六)

真·小学生文笔

校园+情节慢热+ooc+私设如山+起名废随便起的名

以下正文。




(9)

期末考试结束后一星期,四个人陆陆续续的回家过年去了。

 

离开左斌二十四小时之后,阿泰觉得自己突然变成了一个暗恋男神的小女生。  

 

“鬼哥,天气预报说大连下雪了,你多穿点啊,别感冒了。”

“鬼哥,你已经三天没理我了……”

“鬼哥啊,你什么时候回学校啊,我和你订同一天的机票吧。”                                                               

 

一改平时说话不过脑子的风格,阿泰每次把对话框里的文字发出去之前,都会仔细斟酌,这次的话题和上次不能重复,又不会让对方觉得厌烦,才会按下发送键。

 

这边的阿泰小心翼翼,距离两千公里外的左斌又是另一番滋味。

 

阿泰三天两头的主动找他,让他不由得心生欢喜,却从未想过欢喜因何而来。性子单纯如他也压根就没有察觉两个男生之间这种频繁的互动是否寻常,只当是朋友之间的正常关系。所以左斌也从来没有刻意回避过阿泰的主动,还不厌其烦地和他分享自己的生活。

 

而他每天抱着手机和阿泰聊来聊去的举动,却让左妈妈误以为自己儿子谈恋爱了。斟酌了一下怎么开口才能不让自家儿子误会自己是想窥探他的隐私,又能满足自己想见未来儿媳妇的愿望。

 

“emmmm……斌斌啊,你也上大学了,差不多可以找女朋友了哦,有没有心仪的对象啊?”说完还意犹未尽地瞥了一眼左斌的手机。

 

左斌在感情方面是有点迟钝,可他又不傻,立马就知道自己妈妈这是以为自己谈恋爱了才天天拿着手机聊天。无奈地说,“妈,我没谈恋爱,也没有喜欢的女生。和我聊天的是我室友。”

 

左妈妈显然有点不信,还想继续问下去的时候,左斌的手机响了。打开之后他明显愣了一下,紧接着是抑制不住的笑,“妈,你马上就能见到你所谓的暗恋对象了。”

 

(10)

阿泰看着手机微信上发送出去的一张机票截图,不安地按灭了屏幕。

 

寒假还有两周就结束了,阿泰却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了想见左斌的心情,冲动之下上网订了后天出发去大连的机票,美其名曰是“想回从小一直生活的城市看看”。可实际上是什么原因,只有阿泰自己清楚。

 

把截图发出去的一瞬间,他就后悔了。这么直白的惦记让他的那点小心思昭然若揭,左斌一定会知道他在想什么,一定会讨厌他,以后大概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情急之下,阿泰补了一句,“想回大连看看了,周二下午到,鬼哥有没有时间来接我呀?”

 

等了整整十一分零二十五秒,等的阿泰心态都炸了,才看到左斌回了一张图片:

周二下午,目的地周水子机场,出租车预约成功。

 

只一张图片就让阿泰心里的某个角落突然变得泥泞不堪,酸酸软软的粉色小气泡泛滥到他的每一个指尖,让他刚刚因为紧张的等待而麻木的四肢瞬间回暖。一种失而复得的惊喜充斥在阿泰的脑中。

 

有一瞬间他甚至觉得,或许左斌也有那么点喜欢他也说不定。

 

两天后的下午,从厦门飞往大连的飞机准时降落在了周水子机场。尽管在大连生活了十几年,阿泰还是高估了那里的气温。只穿了一件薄羽绒服让他下了飞机就开始瑟瑟发抖地给左斌打电话。

“鬼哥救我啊,我怕是要被冻死了啊。”

 

左斌二十分钟之前就到了机场,这时候正拿着手机好整以暇的看着十米以外的人可怜兮兮地拉着大箱子把自己羽绒服的拉链又往上拉了拉,心情好的不得了。几步走过去接过了他的箱子,阿泰看清楚来人之后立马楚楚可怜地和左斌撒娇:“鬼哥啊,可冻死我了”说完自然而然地就挽上了左斌的胳膊。

 

左斌丝毫没有抗拒,低下头看了看靠在自己肩膀上的人冻得微红的脸颊,有点担忧地伸手揽住了他,“阿泰你脑子有包吧,你又不是不知道这边冷,怎么就穿这么点啊。”

 

阿泰听出了左斌的担心,心里乐开了花突然就没了冷的感觉,笑出了酒窝蹭了蹭左斌的肩膀,“哎呦~鬼哥担心我啊,没事没事,我抵抗力很强的。”

 

左斌笑着推了推他,“正经点儿吧你。走吧回家,我妈在家做饭呢,今天晚上吃饺子。”


——————————————————————————————


拿到第一个offer啦 贼开心。

终于不再是失学少女了。

【泰辰】愿我们不负时光。(五)

真·小学生文笔

校园+情节慢热+ooc+私设如山+起名废随便起的名。


仙阁输了……有点难过。我现在甚至不怕他们掉到预选赛 就怕万一某一天,他们撑不住了 仙阁解散了……希望不会有吧


以下正文。




(7)

H大素有“平日养老院,考前疯人院”的称谓。所以对于H大的学生们来说,期末考试前的一周多时间,紧张程度堪比高考,阿泰和左斌他们也不例外。

 

尤其是大学之后的第一次期末考试更是重要,毕竟谁也不想大过年的收到考试挂科的消息。

 

而作为学霸担当的左斌,最近很头大。

 

“鬼哥,毛概给的重点是什么啊?”

“鬼哥啊,民法通则的PPT你有没啊,借我去打印一下嘛”

“鬼~哥~,Photoshop练习题第三题怎么做啊?”

……

 

面对着三个嗷嗷待哺地要考试范围的室友,左斌一面骂他们平时不好好上课,一面又怕他们挂科,一点点把详细的重点给他们划出来。

 

“社会我鬼哥!毛概范围全中啊!”

 

第一个考试日结束之后,7012众人惊喜的发现,左斌给的毛概重点几乎全部命中。阿泰笑嘻嘻的揽住左斌的脖子,靠在他肩膀上,“我鬼哥真大腿啊,必须得抱紧了。”说完还用头拱了拱他的肩窝。

 

左斌笑骂着推开了阿泰。这动作放在别人身上他会觉得过于亲密甚至会排斥,但阿泰是个例外。好像从他喝醉那天开始,阿泰就变得越来越喜欢粘着他。左斌也只当是以前喜欢做他跟屁虫的小男孩还保持着没长大的性子,由着他去了。

 

而且,我也不特殊。左斌想,阿泰好像对谁都是这样子。



第二天下午,左斌正在寝室给无痕讲民法总则。阿泰蹬蹬蹬地跑进来,浑身散发着寒气把手上一杯奶茶放在左斌面前,“鬼哥,给你买的碳烧乌龙。”

 

无痕和拖米见了立马瞪圆了眼睛,“卧槽陈顺吉,就一杯?没我们的?”

 

“嘁,你有我鬼哥那么学霸嘛?你压中了考试范围嘛?你……有我鬼哥可爱嘛?”

“……你说前两个我都没话说,但你说我不可爱,我拖米第一个不服!”

“不服憋着,反正奶茶没你的。”

 

左斌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吸溜着冒热气的奶茶。听到他们拌嘴,忽然心里有个地方像是炸开了一束烟花,炸的他不知怎么的满心欢喜,炸的他想像小孩子一样炫耀阿泰给他的偏爱。

 

继而他一转眼就看到了阿泰的侧脸,明晃晃的阳光下他甚至能看清楚他脸上小小的绒毛。阿泰因为把拖米堵地没话说得意地笑出了酒窝,左斌被太阳晒得迷迷糊糊地忽然想:

如果我是个女孩子,大概也会醉死在阿泰的酒窝里吧。 

 

(8)

期末考试断断续续地持续了两个星期。

 

在这两个星期里,阿泰以感谢的名义给左斌买了不知道多少吃的,恨不能把整个甜品店都带回来塞到他怀里。阿泰觉得,每次左斌抱着奶茶对着他笑的时候,他的宇宙里就发生一场彗星撞地球一样的爆炸,偏偏他还觉得怎么都看不够。

 

拖米和无痕都选择在最后一场考试结束后大睡一场,迎接回家的旅途。阿泰却不一样。

 

他失眠了。 

 

从十一点和左斌说完晚安躺在床上,到手机上的时间显示凌晨四点整,阿泰都在认真地思考自己的性取向问题。

 

他不是没追过女孩子,也不是没谈过恋爱。初中的时候就因为牵着女孩子的手光明正大地在学校里晃悠而被叫了家长,扛着多重压力也没跟人家姑娘分手,最后因为高中异地恋好聚好散。

 

陈顺吉俊朗的外表和见谁跟谁聊得来的性格,让很多人都觉得他可能是女孩子的暧昧对象,俗称“撩王”,男女通吃。但其实,他没有真的对谁动过心,初中时谈的恋爱也不过是荷尔蒙躁动时期对异性的欣赏罢了。

 

唯一能称得上动心的,大概也只有现在在他对面床上睡的正香的左斌了。    

 

他很清楚,量变发生在这半年来的点点滴滴,质变发生在左斌喝醉的那个晚上。从那天开始,一切都有点不一样了。阿泰一直是个随心的人,直觉让他想对左斌好,他便这么做了。

 

可阿泰对左斌的感觉,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想靠近他,想看他笑,想随时随刻跟着他粘着他保护着他。但若说此生非他不可的那种…似乎也还没有。

 

阿泰烦躁地抓了抓头,四个小时里他想了太多的问题,但是看起来最简单的“我是不是喜欢左斌”这个问题,却死活也得不到准确的答案。 

 

“哎卧槽,不想了,爱怎么的怎么的吧。反正就是想对他好,就算是同性恋又怎么样。睡觉!”          


【泰辰】愿我们不负时光。(四)

真·小学生文笔

校园+情节慢热+ooc+私设如山+起名废随便起的名。


感情线慢慢地开始进入正轨啦。

这是我第一次写文,希望在看的小伙伴们能给我提提意见呀,或者说说希望接下来怎么发展,欢迎勾搭哦~

以下正文。




(6)

两点多,7012寝室其他两个人也陆续到了,一个是S市本地的拖米,一个是江西的无痕。

 

大学里,宿舍就是一个小集体。四个同样年纪的男孩,像大多数男生宿舍一样,过起了每天充斥着翘课、定外卖、打游戏和谈论女孩子的集体生活。

 

四个男生性格都不错,相处起来也很融洽。毫无意外的,陈顺吉和左斌的关系越来越好。

 

“鬼哥啊,定外卖的话帮我也订一份吧”

 

自从上次万圣节半夜讲鬼故事成功的吓到了寝室一票大老爷们之后,左斌就多了个外号“鬼哥”。

 

左斌一点也没生气,反而笑嘻嘻的说:“行啊阿泰,我帮你定,你负责去拿。”

 

阿泰紧紧地把自己裹在被窝里,S市的冬天把他折磨出了心理阴影,不像厦门一样暖和,也不像大连一样有暖气,又冷又潮的湿气直侵入四肢百骸,无视所有护甲,冻得人全身都发抖。得到他鬼哥的答复之后,阿泰整个人都泄了气,大冷天的让他钻出被窝再爬七楼,还不如让他从七楼跳下去来的直接。

 

刚结束一局游戏的拖米转过头来,脸上全是嫌弃,“哇,你们行不行啊,吃什么外卖啊没追求。走走走,吃火锅去,今天我请。”

 

只一句话就成功地把床上一脸生无可恋的阿泰和无痕都炸了起来,“认真的吗兄弟?”

 

“当然啊,你们都请过了,今天我来。”

 

火锅之于南方人,就像是涮羊肉之于北方人一样,光是坐在火锅旁边被热气熏炙着,就好像能把周身的寒气全部融化掉。所以火锅,而且是拖米请客的火锅,给了另外三人无限的动力走出温暖的宿舍。

 

几个人连吃带喝,结束的时候都九点多了,商量了一下干脆找了个KTV通宵去了。吃火锅的时候四个人干掉了一箱半啤酒,除了阿泰以外其他三个都有点飘了,尤其是左斌。

 

左斌虽然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但是酒量是真的差的可以,两瓶下肚后左斌脸就红扑扑的,吃完饭之后的左斌完全是被阿泰给扛去KTV的,喝多了还不老实,嚷嚷着非要唱歌。

 

“鬼哥啊,躺下睡会吧,你还要干嘛去啊?”无痕看着摇摇晃晃往包厢门口走的左斌问了一句。

 

“别……别管我啊,唱你们的。我去个洗手间就回来唱,没事……哎我靠!”

 

阿泰看着撞门上的他鬼哥,笑的鱼尾纹都挤出来了。一边起身去扶他,一边道,“鬼哥你怕是个假的东北人吧,才四瓶就这样了。”

 

左斌摆摆手瞪了阿泰一眼,由着他扶自己去洗手间了。

 

刚打开隔间门,左斌“哇”的一声就吐了。

 

阿泰被吓了一跳,完全没想到左斌喝了四瓶啤酒就能天翻地覆成这样子,语气里也带了点担忧,“鬼哥啊,你没事吧?要不我去帮你买瓶水吧。”

 

左斌一点也不想一个人待在这里,又干呕地说不出话来,条件反射地抓住了阿泰的手腕,不让他走。阿泰无法,站在他背后一下一下的帮他顺着背。

 

良久,左斌安静了下来。手还习惯性的抓着阿泰的手腕,脱力靠在了他肩上。

 

阿泰扭头看着他,愣了一下,突然不自觉的吞了下口水。

 

昏暗的灯光一点也没影响左斌的颜值,反而让他侧脸的线条更加柔和。白皙的脸颊上两团不太明显的红扑扑好看极了。长长的颤动的睫毛昭示着主人的休息并不安稳。许是身体还不舒服,左斌清秀的眉微微皱着,嘴也无意识的地嘟了起来。

 

阿泰完全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形容这种感觉。

 

心头像是被言情小说里那种活蹦乱跳的小鹿撞了一下,止不住的悸动,怔忪之间像是回到了小时候。

 

“爷爷,长大之后我要娶左斌做我媳妇儿。”

 

五岁那年童言无忌的一句话,像是一道惊天的雷,划过十几年的时空,劈在阿泰面前。

 

可阿泰毕竟没喝醉,心动的感觉也只持续了两秒钟。回过神来的阿泰甚至觉得刚刚的瞬间荒诞的完全不真实,掩饰性的咳嗽了一声,什么鬼啊阿泰,鬼哥长得再好看也是男生啊,对自己哥们有非分之想,你怕真的是个流氓了。

 

折腾了一番之后的左斌终于安静下来了,回到包厢枕着阿泰的腿就开始睡觉。阿泰见状脱了自己的外套给他盖上,自诩为兄弟之间的关心和照顾。但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他看他的眼神里,似乎染上了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泰辰】愿我们不负时光。(三)

真·小学生文笔

校园+情节慢热+ooc+私设如山+起名废随便起的名。


晚上真的好开心啊!为XQ和仙阁疯狂打call!


今天下午出去浪啦  嘻嘻  所以今天是真的短小。小可爱们见谅啦~



(5)

往事在脑中迅速过了一遍后,左斌问道:“所以你当时为什么不声不响就走了啊?”


陈顺吉眼神暗了下来,迟疑了一下,“八岁那年我爸出车祸了,我妈不想在军区大院住着了怕想起伤心事,我们就搬家了,住在离大院很远的地方。初中毕业我妈就带我回了厦门投奔外公外婆了。”

 

“……啊 对不起啊,又让你想起了伤心事。”

 

对面的人扯了一下嘴角,低头发了一秒钟的呆,抬起头的时候又是一副阳光灿烂的样子,“都过去啦,不过啊左斌,你长得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好看”

 

左斌正一口一口的嘬着陈顺吉买的饮料呢,听到这话差点一口喷出去,“陈顺吉你要是再说我好看,我就…”。左斌本来想说我就怼死你丫了呸的,转念一想两个人毕竟也十几年没见面了,这么说不合适,一时语塞最后一个没过脑子就说了一句,“你要是再说我好看,你就像小时候说的一样把我娶了!”


陈顺吉听到这话瞬间笑出了猪叫声,“这么多年了哥们你怎么还记得啊?”

 

左斌撇撇嘴,“能不记得吗…长大之后每年过年去爷爷奶奶家,他们都拿这个调侃我,说小时候有个小男孩觉得我长得漂亮要娶我做媳妇儿……”

 

共同的回忆大概是世界上所有故人相逢时永恒不变的话题。即使左斌还像以前一样话不太多,但是有陈顺吉的地方想冷场都不容易。为了不耽误下午的班会,左斌不得不一边应和着对方一边打开箱子收拾东西。

 

许是意识到自己话太多了,陈顺吉略带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开始帮左斌收拾行李,并在对方第N次叫出陈顺吉这个名字的时候摆了摆手,“你叫我阿泰吧,高中回厦门之后,那边的朋友都这么叫我,听着顺耳,叫着也方便。”

 

“阿泰”,左斌笑了笑应了一句,“好。”


愿我们不负时光(二)


真·小学生文笔

校园+情节慢热+ooc+私设如山+起名废随便起的名。

没有存货,不定期更新,但是我会尽快码哒!↖(^ω^)↗

下面正文。



(3)

左斌家境好的不得了,从小什么都不缺,唯独缺父爱和母爱。爸妈在南方做生意起家,天天出差天天忙。左斌从小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就住在军区大院,体质不太好容易生病,不怎么跟大院里的孩子一起在外面疯,性格安安静静的。左斌没想过,他安逸的童年里会忽然闯进一个叫陈顺吉的家伙。

 

陈顺吉五岁那年,爸爸被调到了大连军区工作,他和妈妈也随着一起过来了,被安排到了军区大院的房子里,待遇很好,生活美满。陈顺吉从小性格大大咧咧,在原来住的地方就是孩子王,到了新住处也没有一点不适应就跟小伙伴打成一片。

 

大连的冬天雪下得很大。从小在厦门长大的陈顺吉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雪,又堆雪人又打雪仗玩到天快黑肚子咕咕叫了才想起来回家吃饭,他恋恋不舍的又团了个大大的雪球抱在怀里才低着头往家走。

 

快到家的时候,陈顺吉抬了一下头,突然发现前面单元门口站着个白色的身影。

 

“啊!鬼啊……”陈顺吉想也不想就把手里的雪球扔了出去,稳准狠的砸在了那个白色的身影上。白色身影可能也是被吓着了,竟然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

 

陈顺吉反应过来一想“不对啊……要是鬼怎么可能被我砸到啊”。于是他赶紧走到身影的前面,发现竟然是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小男孩,而且…好像还挺好看。

 

小男孩没哭也没闹,板着一张脸皱着眉头仰头看着陈顺吉。陈顺吉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毕竟是他的错,“对不起,你没事吧?”

 

(4)

第二天,军区大院里的孩子们都发现,平日里最疯的陈顺吉竟然没跟他们一起打雪仗,去家里找他时他妈妈说他和左斌一起在家里看书呢。之后一连几天都是这样,陈妈妈也觉得反常,甚至想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是不是生病了。可陈顺吉还是活蹦乱跳的很,只是,以前都是别的孩子跟在他屁股后面。现在变成了他天天追着别人——左斌。

 

五岁的陈顺吉看着五岁的左斌坐在太阳下看书,笑出了酒窝,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孩子啊,皮肤白睫毛长,眼睛比爸爸战友家的小女孩的眼睛还大还亮。

 

“爷爷,长大之后我要取左斌做我媳妇儿!”陈顺吉一口奶声奶气还不标准的普通话逗得左家爷爷笑的满脸褶子,也只当是孩子的玩笑话,“哈哈哈,小顺吉,左斌是个男娃娃呀,哪能做你媳妇儿。”陈顺吉瘪着嘴嘟囔了一句,“我不管,他长得最好看,我就要他做我媳妇儿。左斌,以后你不许跟别人玩,只能跟我玩。”对面漂亮的孩子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大人们谁也想不明白,两个性格迥异的孩子怎么成了最好的朋友。慢慢的,左斌也不总是待在家里了,经常被陈顺吉拉出去玩,但是他身边也不会出现别的朋友,因为…总会被陈顺吉打跑。左斌也不反对,由着陈顺吉天天黏在他身边,就这么过了三年。